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潺潺

人生似溪水,涓涓向前。时而温柔孱细;时而微波泛飞;时而叮咚欢歌;时而一泻千里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做生日  

2015-09-16 13:25:03|  分类: 闲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这一天,父亲早早的从四十里外的老家赶来,手里提了一只家鸡,佝偻着风烛残年的身子,不声不吭颤巍巍地走进我学校里的房间。
       “爸,怎么不先打个电话?”我担心老了的爸路途上有闪失
       父亲胡茬拉渣,干瘪、没了牙的嘴回答很干脆:“冇要。”
       服侍父亲洗了一把脸,而后到食堂打来一个便饭,没父亲的嗜好——给他斟了一盅米酒,他独自默默饮用起来,依旧默默无语。
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父亲用手一抹嘴巴,我知道他吃好了。父亲从凳板上挺费劲地挪起身子站起来说:“我得回了。”蹒跚着身子径直往外走……。
       我愣愣地说:“爸,来了,就歇个晚上再走吧?”    
       “冇用。”   父亲边说边走。
       我追出去,塞给父亲些儿钱,父亲推搡了一回,接了,朝来时的路走了。
       我晓得这天是我五十一岁的生日,父亲捉来一只家鸡,用山里人那无语的纯朴以做生日的形式诠释了“父爱如山”。以往爸从来不为自己的子女做生日的,老来变了。望着父亲颤巍巍的背影,那背景里分明融嵌着父亲辛劳而坎坷人生的影子。我内心深处情一阵涌动,潸然泪下……
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