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潺潺

人生似溪水,涓涓向前。时而温柔孱细;时而微波泛飞;时而叮咚欢歌;时而一泻千里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屈中屈  

2014-04-15 17:29:11|  分类: 闲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(注:1997年时,本人好心借钱2000元给一造桥包头修建本村桥梁,造桥结束时本以为能顺利拿到借款,没想到村上个别领导从中作梗,硬是将我借款化为乌有。现今有眉目了,却又节外生枝……)

 

承蒙全村人民厚爱,时隔多年,刘少洪造桥借我款额有幸能得到村上部分补偿,此举着实令我感激涕淋,没齿难忘。

但恕我愚顿,同期同样所为的本村村民阳征远借给刘少洪款额,村上今日能如数全额补偿给他,义举到了我这儿,村上却只补给我借款一半的钱额,理由为担保人日期与借款人日期不一致。以日期搪塞只补偿一半,这,真的令我百思不得其解!共饮一江水,本是同根生之人,手板手背都是肉,理应相同对待。村上怎能截然不同的两种标准对待?

为此,恳请村府排除万难,力求与阳征远一般同等对待于我!

 

另有些许细节须作详解,以明鉴:

其一;当日,我当村人面说 “村上能给予我一半的补偿,可以了。”话此之时,实不知阳征远已足额得到借款补偿一事,倘若当时获悉,我亦不会说出此等不中之话语。

其二;我那借条之上 “兰代文担保”一说。大家议论借条日期与“担保人”日期不相符,时间相隔甚远,确实如此。出因是:修桥初,我借款给刘少洪无旁人在场,也就无从提及担保一说。“兰代文担保”一说,是造桥工程结束已近年尾时,我数度追刘少洪偿还借款,刘少洪如实说“你们村上没有钱给我,我又怎么还你钱。” 其在被我逼迫无奈之下,在兰代文家(当时书记兰卓松、兰卓连村长等十多人在场围坐火炉),刘少洪言:“村上拿得钱出,我同意付给你借款,我现在就签字!” 其当场在我借条上签字。之后,签字的借条递给村上领导签字,借条辗转至兰代文(时任建桥委员会主任)手中,签下“担保人 兰代文”字样及日期。因此,“担保签字”并非开初借款给刘少洪时兰代文为我借钱作担保,而是同意村上支付刘少洪还我兰卓新这笔款额兰代文签字之意。

试想,当时村上若有钱拨付造桥款给刘少洪包头,亦不至于我借款一事呛得如此尴尬、落魄。更深层说,作为时任造桥委员会主任兰代文签字承诺清付这笔钱款,村上理应义无反顾清付完事,可是当时没有。可我没有怨及村上,唯抱恨自己无高屋建瓴之眼珠。多年后村上硬化本村水泥公路,村上集资修。我顾全大局,毫无刘少洪所借之款顶押集资之念想,全家十余口人,悉数上交集资款,不差毫厘。

以上字字肺腑之言,坦荡、磊落之行为,还望村上勿为渊驱鱼,为丛驱雀,斟酌实情,遂我夙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