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潺潺

人生似溪水,涓涓向前。时而温柔孱细;时而微波泛飞;时而叮咚欢歌;时而一泻千里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修改后的文章:《麻木,还是无奈?》  

2010-05-12 08:17:47|  分类: 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三十几年前的事回顾,心情沉重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  妹出嫁多年,一直未孕,这事成了母亲难释的心病。母亲为妹求医问药,熬汤煎服;在菩萨面前祈祷许愿,求符化之……妹腹部未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 岁月流逝,妹大好生育年龄遂过。为求得心灵上慰藉,母亲不得已走下策,终抱养一月龄的女弃婴,襁褓里揣一生日字条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母亲举动无法走进妹精神世界,妹不心仪收养的孩子。她羞于人耻笑自己“没本事”,人前人后显得尴尬。妹进退两难,心灵上一时半会难以面对弃婴,无奈之余对母亲说,孩子暂由母亲抚养。妹自己在时间上、心理上挪出个适应的过度期。

       其时三弟还没娶上媳妇,这也成为家中头等大事,更是母亲未了的心愿。母亲忙里忙外,为娶三儿媳作准备:筹钱备聘礼。自然不能把所有时间与精力花在呵护婴儿上。女婴猝然来到这个家庭里,妹本来就没有精神准备,女人原始的母爱、亲情对妹来说还处在沉眠状态,出于人道,妹只买些营养品寄给婴儿,至于怜爱、呵护无从说起。因此女婴来到这个家庭里注定是个错。一日妹说要外出打工,借故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熹微里,母亲早早起床忙碌家务,一时那抽得出时间给女婴穿衣、洗漱……婴儿起床后要占用一个人抱带,耽误功夫,事实上除母亲之外再也腾不出他人来照顾孩子。 为省人力、时间只有等母亲将家务活忙停当才有时间抱孩子起床。孩子常是老早醒来,没人哄抱哭闹不休。母亲采用原始办法,早早用奶瓶装了白糖兑开水凉着备用。待婴儿醒来放置于婴儿枕边,固定好位置让婴儿吮吸奶瓶里的糖水哄她不哭。女婴倒也乖顺,或许是上天赐予她这苦涩的命吧,独个儿躺在被窝里拙笨张舞着肉嘟嘟的、白嫩的小手,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骨碌碌地转悠,吮吸着糖水不哭不闹。

      “另起炉灶”的我有空常探视婴儿,俯身悯爱地抚摸婴儿脸蛋逗逗孩子,给躺了大半个早晨的她解乏,逗乐。婴儿见有人逗她,会舞动一双小手,会笑咧小嘴,似要我抱她起床给予关爱。我环视简陋的房间铺设,想起婴儿周围漠视的人群,眼泪不自觉地莅临脸颊:  孩提的世界里,应该是绚丽的春天。可眼前这活鲜鲜的生命,来到人间刚满月就被生身父母狠心遗弃,从此注定人生永远无缘享受母爱、父爱,寄人他檐一生。我心酸酸的,孩子的命运将会如何,孩子自己无法主宰,我不敢往下想,只觉得孩子好可怜,好可怜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时间说快也快,孩子来我妈家一晃已一年。按山村习俗,生日那天要备礼做“周岁”——由孩子的外婆置上几套鲜亮的孩子衣服,带上醇香的糯米甜酒,率上家亲外戚一行人,燃放着鞭炮热热闹闹给孩子做“周岁”。亲人们会抱了孩子围观,亲吻、祝福……

    女婴周岁这天悄无声息、冷冷清清,照例清晨躺在床上闷闲着。孩子亲生母亲身在何处浑然不知,哪里谈得上孩子外婆置几身漂亮衣服亲临贺“周岁”?婴儿做周岁的事,只能成为一种意念中的想象。

    这天,我山野中采撷一束山菊花,来到婴儿床前,女婴正吮吸着白糖凉开水在被窝里自乐。我默默把花放到孩子的面前,孩子居然张嘴将野花当作食物,目睹眼前一幕,我心中一片凄凉:孩子啊,今日是你周岁的日子,你的亲人不知在何处

    人常说的“既遭雷打,又被火烧。”应验在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 那天半夜里,孩子突然发起高烧来了, 母亲赶紧把我从热炕里喊起来,说婴儿病重,让我到五里地外的山坳村请一位姓黄的赤脚医生。我就持个手电往山坳村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村的夜里寒意袭人,伸手不见五指,启明星在天宇里眨着惺忪的眼睛。猫头鹰躲在黑暗中哗笑。我高一脚低一脚地急急火火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赤脚医生的农舍缩在半坡山弯里,独独一户人家。我摸黑叩开柴门,急促地叫:“快!救——我家——小外甥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矮小精瘦约五十开外的赤脚医生,听到喊声,不紧不慢穿戴妥当,才走出正房,穿过中堂,蹒跚至屋外旷地,抬头觑扫夜空。而后伸出瘪黄瘪瘦的手掐起手指来,须臾,说“不太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抱摇着婴儿等候多时的母亲见赤脚医生来了,就带哭腔说:“医生,我外甥女快不行了,您赶紧下药吧?”

      赤脚医生放下药箱近前瞟一眼病儿,见小孩脸色寡青,竟是只有出气没有朝气了。赤脚医生心里发毛,忙差人至中堂屋顶横木上将燕子巢掰开一块泥巴,再把泥巴拧碎拌和着米酒搅匀,用巴掌大的一片黄纸将泥巴包上敷于孩子的肚脐眼。气若游丝的孩子让冰冷的燕泥一浸沾,只听得喉咙极微弱地抽噎一下,呼吸声渐渐小了。    

     一家人等待着奇迹发生,可是孩子却不见丝毫好转,末了赤脚医生说,孩子送县城医院吧,我尽力了,说完摇摇头,走了。      

山湾里唯一一台拖拉机,车主见是运载一位奄奄一息的孩子进城,只怕沾了晦气,不肯出车。我生缠硬磨,车主才勉强答应下来。母亲抱着孩子坐拖拉机在山洼土路颠簸二公里,车主见来了开往县城的班车,就催促母亲下车去乘坐县客运班车进城。可班车要到终点站打转再返回县城,婴儿已处深度昏迷,时间不等人。事已是至此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早点到达县城,坐了两个小时的车终于到达县医院。医生立即组织抢救,一小时过去,抢救室门打开,医生走出来,急癫的母亲抢步上前问孩子乍样。医生对母亲摇摇头,说孩子送来得太迟了!孩子没救了,母亲打个激凌,顿时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孩子走了,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只短短促促三百六十六天!

      母亲两手空空回家了,一夜之间,母亲好像苍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泪已枯,心憔悴,掐一朵无名小花我肃穆摆放村口路旁,凭空吊唁。冥冥之中,婴儿幻于眼前咯咯而笑,酥酥的小手时而张舞,时而送入嘴里吮吸。揉眼细看,眼前唯有那朵无名小花孤零零躺在路边,任风儿踢打,任暴雨浇淋。

一个羸弱的生命离去,是结束也是开始,如果有来世,孩子你将选择一家好人家,一双好父母,一个没有寒冷的春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