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潺潺

人生似溪水,涓涓向前。时而温柔孱细;时而微波泛飞;时而叮咚欢歌;时而一泻千里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妈妈的烤火箱  

2010-04-16 10:28:48|  分类: 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妈妈的烤火箱是温馨、甜蜜、幸福、快乐而充满五彩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烤火箱是长一点五米,宽一米,高约零点六米的长方体木桶。木桶内空,中间木支架固定在桶壁,支架上铺竹篾垫供人上面烤火,底下放火盆。母亲烧柴做完饭后将火坑中剩余火炭、火灰,用火盆装了放于火箱底供全家人整个晚上取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夜晚山风冷浸,冽雨嗖嗖。煤油灯点燃,母亲将油灯置于烤火箱前桌上。于是我与弟妹们的快乐时光亦随灯火萤亮而拉开序幕。我们或坐于火箱拍手对歌谣:“月光光,亮堂堂,照着婆婆(外婆)洗衣裳。衣裳洗得白碰碰(干净的意思),打扮哥哥进学堂------”,其乐融融,如痴如醉;或挤于火箱里做“抓中指”的游戏,先由一人将自己的中指弯曲于掌中藏了或将五指打乱顺序拢聚,另一只手握了此四指或五指,露出丁点儿指尖让别人来猜、抓中指,猜、抓不中者要被打手板,猜中者由他主宰游戏,他人来猜。这个游戏大多是我主导,我鬼点子多,要么将中指藏了,捏出四个指头让弟妹们来猜,要么将五指顺序打乱,稍微露出丁点儿指尖让弟妹们抓时够不着,弟妹们老是猜不中,总让我打他们手板。即使弟妹偶尔抓中我的中指,也让我机灵的突然松开手指,瞬间摆脱被抓中指将另一根指头送入弟妹手中。于是弟妹们一哄而起“哥哥撒奸!哥哥撒奸!-------”。在一片笑声、吵闹声中妈妈也忙完家务,加入到烤火箱中。弟妹便忙着向妈妈告状,母亲疲惫的脸容堆出笑意:“你们哥哥好狡猾哟。”我听着妈妈一语双关的话,活脱脱凯旋的将军一般,在弟妹们面前神气十足。母亲冷不丁一句“都一起揍他!”,弟妹们蜂涌而上,雨点般的小拳头一齐砸向我头上、身上。我缩头乌龟状蜷在烤火箱一角任凭弟妹们“蹂躏”,又是迎来一火箱爽心的笑-------。完后,无游戏可玩了,我们就缠着妈妈要故事听。母亲没多少“墨水”,于是搬出我们都听得耳朵生老茧的“变家婆”(当地流传的远古故事)讲给大家听:

       “往日,有一个善变的变家婆变成姐妹俩的外婆。变家婆来到俩姐妹家,晚上与她们睡一张床,小妹与“外婆”同睡床的一头。半夜里,变家婆把小妹给吃了。另一头的大妹听到“叭哒、叭哒”的嗑嘴声,就问“外婆”在吃什么-------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冗长的故事某情节母亲漏掉没讲,我们都能帮助她补充、纠正。可即使是这样腻味的故事妈妈讲到精彩点,我们照样被逗得哈哈大笑,侃到恐怖处我们同样会吓得毛骨悚然。妈妈那老掉牙的故事让我穿越时空遐想无限,妈妈那侃大山编织出我童年斑斓的梦幻-------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玩够了,耍累了,瞌睡虫也爬上脸,烤火箱又成了我和众弟妹的大暖床。坐在小小火箱竹垫上你靠了我,我趴着你,大家进入甜美的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梦呓中醒来,我伸伸懒腰、揉揉腥松睡眼,妈妈正凑近油灯缝补我们的衣裳。妈妈娴熟的左手抬针,右手撑衣,时上时下,针脚细而又匀。妈妈的左食指,土而秃,时而用它摩平衣角,时而用它醮嘴(手指醮唾液增加摩擦力)捻线。时至今日我脑海里仍清晰地翻印着母亲那左食指:指甲凹陷,甲下皮肉外凸。母亲用食指捏出辛劳、岁月沧桑;更捻出我们众儿女的幸福、快乐--------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的烤火箱 ,烘烤出我童年的美好时光;烘烤出我童年的憧憬、向往。它至今让我流连难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